月別アーカイブ: 2017年6月

政情:楊德強拆場變拆彈

施政報告提出最快二○一九年要將灣仔運動場改作包括會展用途嘅綜合發展,引起學界及港島居民嘅反對。原來提出呢個「最快一九年」隻係寫住先,因為一九年適逢區議會選舉,為免畀泛民有機會借題發揮「偷雞」,政府估計一九年搞得掂嘅機會微乎其微,而且喺冇替代方案下,為咗減低外界反響,政府仲搵定建製派夾計降溫添!

同建製夾計 免炒熱議題
政府內部商討灣仔運動場喺一九年拆卸嘅問題時,原來民政事務局有啲做漏招,一九年適逢區議會選舉,呢個咁地區嘅議題,涉及灣仔居民嘅集體回憶,對選舉一定有影響,隨時被泛民炒起嚟,成功偷雞,後期有官員提出希望改日期,但已經太遲,於是最終嘅寫法變咗係「最快一九年」。
換言之,即係體育專員楊德強甩轆,送彈藥畀泛民炸自己喇!但點補鑊好呢?
據知,為免畀泛民炒得熱個議題,政府內部都同建製派夾定計,等建製派向外界講明,依家都係做研究先,唔會講到咁死一定拆,又講明要完成香港大球場嘅改建,先會拆卸灣仔運動場,希望以呢個市民較容易明白嘅方法,為事件降溫。
聲稱先做研究 圖息民怨
據知,其實政府內部都計過數,呢個項目要經城規程序,又要喺區議會討論等等,其實兩年可以肯定做唔切,所以一九年幾乎可以肯定唔會推出住,但如果喺研究後,最終真係拆灣仔運動場,香港大球場嘅改建亦未必完全做到無縫交接,目前估計平息民怨嘅關鍵係要為拆卸灣仔運動場搵出替代方案。
拆卸灣仔運動場,最大影響嘅係學運會同田徑訓練,據知政府初步估計,學運會可以改至小西灣運動場等運動場舉辦,至於田徑訓練方麵,其中一個考慮係喺香港大球場加建跑道,等附近嘅居民可以入去跑嚇步,但係最難處理嘅係擲鐵餅等部分田項訓練,因為對場地有擋網嘅位置等特別要求,估計若香港大球場真係要建呢啲設施,必須有較多嘅改建。
至於灣仔運動場嘅位置,除咗會建會議展覽場地外,目前亦考慮緊喺其他樓層建室內田徑訓練場地或七人足球場等,而為咗爭取地區支持亦可考慮引入條款,部分日子優先讓社區申請使用。
咁啱尋日喺一個活動上見到楊德強,佢話目前要等貿發局做研究,因為要好科學性去睇灣仔運動場事宜。至於會唔會喺一九年拆卸,佢話要視乎研究進度,而且需要進行諮詢喎。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529/00176_083.html

カテゴリー: 未分類 | 投稿者convey 17:53 | コメントをどうぞ

人生都有風雨

從前,文字就是心情,不論悲喜,總會直直地寫來與人分享,或肯定,或安慰,都覺得溫暖。到後來,漸漸就忘記訴說了。成長以後,大都是在喜悅時,輕歌以笑語,真正悲傷的時候,是說不出來的。

倒不是說沉默都代表著悲涼,而是明白,每一段人生都有風雨,苦難只是一個人的,沒必要拿出來曬晾。苦難也是成長的必備,走過就是陽光,可真正懂你憂懂你苦的,只有自己。

有一種心情,無法訴諸文字。或許,有一些情感,只適合塵封。我相信,總會有風淡雲輕的一天,一切,只是時間的問題。我希望,在沉寂的日子裏,天涯的你我,各自安好。

人生是一道單行軌跡,留下怎樣的風景,在於心靈的旅行。靜美必是不可少的,不論世間風起雲湧,我自淡然一笑,不言,已是風雅。

連日來,心事如潮,好不安定。回望舊年的字跡,一幕幕如煙往事,穿過塵封的記憶,恍若隔世。我不求回到從前,畢竟轟轟烈烈只屬於青春,平平淡淡才是永恆,而我們,終將會老去。那又何妨?再美的風景,走過亦是傳奇,不必一生相隨,因了短暫,方才最美,如煙花一般,絢爛。

不去計較歲月曾賦予我什麼,當以善意的情懷,笑別過去,善待當下,守望未來,不是嗎?終究是因為年輕,所有的悲喜都顯得那麼驚心動魄,是啊!如今想來,我應當感激。感謝依舊陪伴著的,原諒彼此傷害過的,笑看無關痛癢的世事,守好內心的一方錦,修行,成為更好的自己。不為他人眼光,只取悅自己的心。

一切都淡了,更多的是順其自然。也許年少輕狂過,而心裏偏愛的是謙卑。較之鮮豔的外表,我更傾於純美的內心。時光會淡,人亦老,只有一顆優雅的心,能守住歲月的繽紛,香撲滿徑。

低調,無疑是一種優雅。正如我喜歡親身於山水,一襲若即若離的背影,雖朦朧也迷離,如此,鏡外人可以將目光更多地定格於俊山秀水,和人景相映的無限遐想之中。既賞了美景,又引人入勝。

你不必知曉我的故事,也無需探索我的世界,甚至模樣是否動人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一顆恬淡的心入詩,沁出清雅的花兒,你來,我自盛開。修一顆般若的心,在文字裏找回自己,將頓挫笑作風雲,一回眸一轉身,盡是詩意。

越發地,喜歡靜默,千種情緒,在心裏化成了風,不說。然並非冷漠,而是落定了一襲優雅的姿態,成佛。緣來緣去的紅塵,我只淡淡地看著。悲不言,喜不語,更甚是不悲不喜。

 

カテゴリー: 未分類 | 投稿者convey 17:52 | コメントをどう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