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ー別アーカイブ: 未分類

港律政司長在倫敦演講:基本法是香港法治基石

【文匯網訊】 大公文匯全媒體記者報道:香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資深大律師5月24日(英國時間)在英國倫敦發表演說時表示,法治是普通法製度的精神和基石,基本法同時讓香港特別行政區延續普通法製度,為香港特區的法治提供憲製保障。
袁國強指出,「一國兩製」政策成功落實是毋庸置疑的。他說︰「就基本法所保障的香港特區普通法製度、法治和司法獨立而言,全部均得以維持。」
袁國強於訪問英國首天,在倫敦「亞洲之家」以「香港特區與『一國兩製』和法治:二十周年回顧暨展望未來」為題發表演說。
法律製度持續透明
袁國強強調,除了維持普通法製度外,基本法亦包含各項重要的憲法保障,對維護司法獨立至為重要,這亦是法治的基石之一。他說:「基本法第八十二條不但規定香港特區的終審權屬於終審法院,亦訂明終審法院可以邀請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法官參加審判。」
袁國強表示,香港特區的法律製度持續透明;法官的委任繼續任人唯才;除了憲法保障外,尋求司法公義的渠道依然暢通無阻,並與健全的法律援助製度相輔相成。「香港特區的法官無論在民事案件,還是具爭議性的公法案件(包括有關司法覆核申請的案件),均繼續作出非常有理據的判決。」
袁國強將於5月25日(英國時間)轉抵牛津繼續訪問行程。他將應邀到牛津大學St Hugh ollege的莫慶堯紀念講座,以「香港普通法製度的發展──過去、現在、未來」為題發表演說。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hongkong/2017-5-25/news_content_164407.shtml

カテゴリー: 未分類 | 投稿者hidwdse 12:27 | コメントをどうぞ

遇見,是一場安靜的美好

輕踏季節的暖光,我在一朵文字裏追逐著蝶翼的翕動。風揚,流雲清婉;雨起,紫蘇搖曳。聆聽藤蔓兒清脆的歌唱,音符落下來,搖醒了花兒的芬芳。於是,我在一朵花香裏,安靜的收藏著美麗。一枚光陰滑落,指尖輕觸,有幸福的漣漪,一圈圈暈仄了心房。
五月的花語,是幽幽低訴的馨暖,蘸一筆春色的素淨融入錦帛。抬頭便看見,那沾著露珠的心事在枝葉上閃爍,於是,便依著某種情緒的色彩在筆墨裏穿行。勾一抹桃色,納一縷馨香,小心翼翼的把囤積的悲歡逐一落位。
想來,這人世間的所有行走,不是為了去做寂寞的旅人,而是為了去邂逅,去遇見,去珍藏 被歲月柔軟包容的美好。就像那天在好友的空間看見一句話:“不曾錯過”,只這四個字讓我久久沉浸,不能自拔。是啊,不曾錯過,那些愛,那些暖,那些在細水長流的歲月裏,由相見不相識的涇渭分明柔和成的觸手可及的溫潤,不曾錯過與千萬人之中一眼傾心的靈犀和默契。
常常,喜歡仰望藍天,這樣的湛藍,遼闊,包容,似乎可以洗滌去塵世間所有的喧囂。你看,天際那雲卷雲舒的柔情是濃縮在光陰裏的一闋婉約輕揚,仿若無數次描摹過的一念情深。
於是,心柔軟著,柔軟的感恩著那些遇見,那些始終在心的陪伴,那些存儲在記憶裏的沉香。原來,有時美好,是那麼的簡單!
流雲輕輕的挽起風的衣袖,我用畫筆塗抹下許許多多的紫色薰衣草,合著三兩縷幽香,就著四五米陽光,鞠一捧瀝瀝落下的春雨,釀成一杯沁心酒。若你也在,便邀坐於窗前一隅,任時光重疊成一幀靜默的風景,一份安逸 ,是安若蓮生的微美。
陽光下,氤氳的溫情驅散了一簾清霜。若相遇是前世便已許下的諾言,那麼我願在陽光下盛放所有的妖嬈,只為相伴著走一段溫柔的時光。站在流年的繽紛裏,任花香親吻眼眸,那一刻,暖意,溢滿心房。
遠處,有悠遠的笛聲穿過風的帷幕,清幽著心的闌珊,潮濕了一季的笑靨。落花滿簾,靜坐水雲間,聽你輕說:原來,你也在這裏。便是芳華歲月裏一抹墨染的情思,清遠,悠長。
煙火,流年,紅塵,淺相遇,心深藏。。。
時光之城裏,我們都在用屬於自己的方式,安靜的守候那些遇見,安靜的溫暖那些遇見,用懂得馨暖一枚純白的眷戀。

カテゴリー: 未分類 | 投稿者hidwdse 12:27 | コメントをどうぞ

老乞丐一句話

有個朋友愛吃水爆肚,經常拽著我在哈爾濱的大街小巷謝偉業醫生尋找謝偉業醫生回民餐館挨家試吃。後來被他找著一家,就在經緯街上,門面不大,衛生條件也讓人不敢恭維,不過爆肚確實做得很地道。一段時間裏,我們經常去那饕餮一番。

那是去年秋天的一個下午,我們兩個又坐在那個小館裏推杯換盞,不是午飯時間,店裏只有我們兩個老回頭客,飯店小老闆也拎杯啤酒坐我們兩個旁邊閒扯,這是個很慵懶的午後。

在我們要第二盤水爆肚的時候,一個老乞丐推門而入。
飯店地處繁華地帶,經常有落魄者和偽裝的落魄者來尋求幫助,我們也都見怪不怪,這家小飯館的小老闆挺有人情味,每逢有這樣的事,或多或少他都要給兩個,今天也不例外,沒等老人開口,他掏出一塊錢遞了過去。老人不要,聲音很含混的說不要不要,不要錢,有剩飯給一口就成。
這令我們很詫異—-這是一個真正的“要飯”的,他不要錢。我不由得仔細打量老人,他得有80多了,身板還算硬朗,腰挺的很直,最難得的是一身衣服雖然破舊,但是基本上算乾淨的,這在乞丐當中絕對是很少見的。
要說要飯要到飯館裏是找對了地方,可事實上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小飯館劉芷欣醫生做的是回頭客生意,客人吃剩的東西直接當面倒掉,他們家主食是燒賣,現要現包。小老闆根本就沒有剩飯剩菜給老人,很明顯他也不能給老人來上這麼一份現要現包,小不其然的一件事就這麼不好解決。
我們的桌上有一屜燒賣,每次來我們都會要上這麼一份,我一口劉芷欣醫生沒吃過,我那哥們也是淺嘗輒止,之所以要它是一個習慣。這家飯館的服務員很有一套,在你點完菜後,她會隨口問一句:“來幾屜燒賣?”口氣不容置疑,你會下意識的選擇數量而不能拒絕他們家這個祖傳手藝。
朋友也對這個老人發生了興趣,招呼服務員把這屜小老闆引以為榮的燒賣給老人拿過去,並且讓老人坐在我們旁邊的桌上吃。沒有外人,小老闆也就不攔著老人坐下,還說桌上有醋,有芥末,想用隨便。
老人喃喃的道謝,從隨身的包袱裏掏出一個搪瓷茶缸想要點水喝,這個缸子讓我們吃了一驚,班駁的缸體上一行紅字還可以辨認—獻給最可愛的人!
我這個哥們是不折不扣的將門之後,他祖父是55年授銜時的少將。
看到這個缸子出現在這麼個老年乞丐手裏讓我們很納悶,朋友遲疑地問老人這缸子哪來的?
老人喃喃的說:“是我的,是我的,是發給我的。”
我們都覺得不可思議,朋友說:爺們,你過來坐,你過來坐,咱爺三嘮嘮。老人說不用不用。
我起身把老人扶到我們桌前,於是就有了這樣一段對話……
“老爺子,你參過軍?”
“是呀是呀,當了七年兵哩!”
“您老是哪里人?”
“安徽金寨的。”
“哪年入伍呀?”
“46年,就是日本投降的第二年。”
“您參加的是哪只部隊啊?”
“新四軍六師,就是後來的華野六縱。”
“您還記得你們縱隊司令是誰嗎?”
“王必成啊,打仗是好手啊!”
老人語言含糊不清的念叨起來,我和朋友都默然了……一個來自鄉下的老農顯然不會知道這些已經逐漸被人們淡忘的歷史,這是支我軍歷史上的英雄部隊-孟良崮上,張靈甫被這支部隊擊斃,使該縱隊一戰成名。
我們給老人夾菜,倒酒,繼續我們的話題……“後來還參加了抗美援朝?”
“是呀是呀,美國人的飛機厲害呀,我就是在朝鮮受傷後才復員的啊!”
“那您參軍七年應該是幹部了,怎麼是復員呢?”
“沒有文化啊,當不了幹部。”
看見我們狐疑的神色,老人著起急來:“你們兩個娃不信嗎?我有本本的,有本本的!”
老人慌慌地在懷裏摸出一個包得很仔細的小布包打開來,兩個劉芷欣醫生紅色塑膠皮的小本,一個是復員軍人證書,另一個是二等殘廢軍人證書。老人慢慢卷起左邊的褲管,我看見了一條木腿。
朋友在包裏又拿起一張疊的很仔細的白紙打開看,看完後遞給我,默默無語。
那是一張村委會的介紹信,大意是持該劉芷欣醫生介紹信者為我村復員殘疾軍人,無兒無女,喪失勞動能力,由於本村財政困難,無力撫養,特准許出外就食,望各地政府協助云云。
村委會的大印紅的刺眼。我們都被這個事實震驚了,飯店老闆也目瞪口呆,好久他才結結巴巴的對老人說:“老爺子,再到了吃飯的時候您就上我這來,只要我這飯館開一天,您就……”
老人打斷他說不,他說他還能走動他就要走,老人說東北人好咧,當年在丹東他就知道東北人好咧。
我納悶地問老人為什麼在行乞的過程裏為什麼不要錢呢?老人突然盯著我說:“我當過七年兵的,我還是個共產黨員哩,我怎麼能……?”
那一刻,我淚流滿面……

 

カテゴリー: 未分類 | 投稿者hidwdse 17:15 | コメントをどうぞ